您好,欢迎进入三明都市网!
三明都市网 首页 报刊资讯 查看内容

尤溪金鱼井:金鲫湛泉多故事

2021-9-14 09:17| 发布者: 王丽明| 查看: 52| 评论: 0|原作者: 纪炳琪|来自: 三明新周报

摘要: 尤溪金鱼井:金鲫湛泉多故事 ●纪炳琪 金鱼井位于尤溪县城关镇建设西街,2011年《尤溪县城关志》古迹篇的提法为“湛泉金鲫”,在卢兴邦编著的《尤溪县志》又称“金鲫湛泉”,原名:井献金鱼。名多有变化,但通常都叫 ...


尤溪金鱼井:金鲫湛泉多故事

●纪炳琪



金鱼井位于尤溪县城关镇建设西街,2011年《尤溪县城关志》古迹篇的提法为“湛泉金鲫”,在卢兴邦编著的《尤溪县志》又称“金鲫湛泉”,原名:井献金鱼。名多有变化,但通常都叫金鱼井,是尤溪十大古景之一。

金鱼井始建于唐代,相传旧时常有金鲤鱼游弋其间。青印溪在金鱼井南面缓缓流淌,溪水“哗哗”声,泉水“汩汩”声,两相应和。据尤溪县志记载,时值北宋大观元年(1107),邑人黄声修建通驷桥时,重新修葺金鱼井。井呈长方形,用条石砌筑。井长2米,宽0.65米,深0.5米,井深凹入壁内,无井栏。泉水清澈甘冽,流量极大,终年不竭。旧时,井上方通驷桥建有亭,亭因泉得名,叫湛泉亭。亭毁何时,已无处查询了。金鱼井上方与人等高处石墙上,镶嵌着一个小石龛,有阿弥陀佛像,造形古朴,盘脚而坐,庄重肃穆。佛像对面的石壁上刻有“南无阿弥陀佛”字样。

金鲫在井中时隐时现,引起古时读书人的兴趣,每每考前到此观鲫,以求跳龙门,取得功名。鲫现,则高中功名;鲫不现,则落第。所以,物换星移,井至今保存着那时模样。井里有金鱼,也不是常人能见得,若能见到金鱼井中游,此人必能登第出仕,成大器。

相传,朱熹进学馆攻读诗书,到七岁离开尤溪之前,常常从一溪之隔的南溪书院跨过通驷桥到金鱼井边游玩,渴时掬水而饮。一天,在他掬水时,井里一尾金鱼欢呼雀跃。朱熹兴奋不已,捧着鱼又放了鱼,静静静地盯着鱼,状若思索。朱熹从小天资高妙,勤奋好思,过目成诵,智能超常,成为一代理学大师。金鱼井和半亩方塘是他童年活动的场所,朱熹留有《观书有感》诗一首: “ 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

青印溪边风光美,金鲫湛泉水甘洌。相传不同时期,都有文人雅士择此而居。明代瀚林院庶吉士、晚明四大才子之一田顼的父亲——田濡于弘治(1488~1505年)末年举家迁居尤溪县城内,居住在金鱼井旁,饮得井中水,留下一首诗——《金鲫湛泉》:“炎燄六月中,流水彻骨冷。邃谷不射鲋,居民犹井井。”

田濡一诗点赞金鱼井。而一代枭雄卢兴邦路过金鱼井,喝井中水,有幸见得井中鱼。据《尤溪朱源里卢氏支谱》记载,民国元年(1912年),有一天卢兴邦挑贩土纸进尤溪县城,到通驷桥下金鱼井喝水解渴,见金色的鲤鱼在井里游动,可转眼间又不见了。卢兴邦惊讶不已。回家后,他将这事告诉因病卧床的母亲。卢母想起祖辈曾口耳相传说那金鱼井里的金鲤鱼本是南宋大理学家朱熹当年所放养,见者必贵,因而几百年来绝少有人能看见。想到这,卢母握住卢兴邦的手说:“吾知汝素怀大志,且有贵征,只是吾在,未敢执干戈、犯矢石,以身许国,今其可矣。”说罢便溘然而逝。后卢兴邦有所作为,民间颇有争议。

岁月更迭,斗转星移。金鲫湛泉,大隐于市。从文公桥头北端沿着建设街往西走,约摸行走一百米,便有一个缺口,石栏边竖一块石碑,碑上正中书:金鱼井。金鱼井在1982年被尤溪县政府列为保护文物。碑的背面镶刻:“保护范围南至河边(水巷门),北至离井100米官路界,西至公房石塍界,东至粮食局墙界。该井为尤溪十景之一,有历代文人题咏。”

建设街为金鱼井留下了一个涵洞,金鱼井躲在街下,聆听岁月的脚步声。

现在,金鱼井被一扇铁门锁住了。周围商铺老板说,涵洞里环境不好,遇上雨天横遭水洗,金鱼井已被锁上好多年了。费尽周折找到开锁人,那人却在外地,劝说没啥好看的。

铁门内围着胶合板,透过缝隙,依稀见得井的面貌。铁门挡住了光阴的脚步,井与时空隔绝了。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