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进入三明都市网!
三明都市网 首页 都市展览区 影像故事 查看内容

曾春根:一位明溪人的南极梦

2014-7-29 17:18| 发布者: 郑源华| 查看: 5346| 评论: 0|原作者: 李耿源

摘要: 南极,对于普通人来说,它不过是一块覆盖着冰雪的遥不可及又杳无人烟的大陆。而对于明溪侨商曾春根来说,却是一个蕴藏在心底二十余年的梦想。今年1月,他终于梦想成真,并成为首批登上中国南极长城站的游客。●南极 ...


      南极,对于普通人来说,它不过是一块覆盖着冰雪的遥不可及又杳无人烟的大陆。而对于明溪侨商曾春根来说,却是一个蕴藏在心底二十余年的梦想。
今年1月,他终于梦想成真,并成为首批登上中国南极长城站的游客。


●南极梦,萌发于人生迷茫的路口
      曾春根1963年出生于明溪县,兄妹8人,他排行第六。当时经济条件差,加上家庭成员多,异常穷困让年少的曾春根吃了不少苦。但也正因这样,锻炼了他吃苦耐劳、坚强不屈的性格。
      1983年,曾春根从福建省医药学校毕业后,成为明溪县医药公司职员。1991年,他不想再继续从事两点一线按部就班的工作,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辞职下海!于是,他成了明溪县早期辞职出国的公职人员之一。
      这年5月,几经辗转来到匈牙利首都布达佩斯。经过一个多月的考察,精明的曾春根发现匈牙利到5月了天气依然寒冷,如果从中国出口皮茄克到匈牙利,一定可以大赚一笔。他与几位朋友便合伙成立国际贸易公司,准备大干一场。
      但天有不测风云!第一批皮茄克从上海机场发货时,竟被不法商贩掉包,运抵匈牙利的是一批破烂皮衣废品,损失达150多万元人民币,曾春根还因“进口垃圾”差点被匈当局起诉。后来因东欧巨变,他在匈的其他生意也受损,又辗转到南非经营劳务输出,但并不成功,有一回差点在当地种族纠纷枪击事件中丧生,历尽了艰辛与磨难。
      1993年,负债累累的曾春根回国,在明溪、清流、宁化一带承包筑路工程。自己开铲车,没日没夜在工地干活,满身尘土,困了就雨衣一铺就地而卧。
就在这年,30岁生日那天晚上,曾春根心底突然冒出了一个梦想。
      “那时的我正站在人生与事业的低谷,不知道出路在哪,就像走在人生的‘米’字路口,在工地上辗转反侧时突发奇想:什么时候能去南极挑战一下自我?到南极寻找我的出路!南极,地球上离家最远的地方,那里没有纷争,那里没有卑微与傲慢,那里没有歧视与偏见,那里随处都是纯天然!我要到南极去强壮我的身体,净化我的灵魂!”曾春根说。

最能净化灵魂的是可以接近大块浮冰,近距离感受纯净和晶莹剔透的蓝色,这是远离尘世的清纯世界

      这个遥远的南极梦,就这样伴随着他外出闯荡,也成了他遇到挫折时的一个精神支柱。1998年,他还清所有债务后又走出国门,到匈牙利、南非、澳大利亚等国创业,在匈牙利和澳大利亚经营多家贸易公司。2007年,他在澳大利亚购置千亩草场,租给美国商人经营,各项生意经营得越来越红火。
事业成功,不忘回报桑梓。近些年来,曾春根为家乡做了很多善事。他长期资助两名贫困生就学,捐助明溪县盖洋中心小学学生越冬用品2万多元,向汶川地震灾区捐款7万元……他的善举影响带动了身边的明溪籍侨商,不少人纷纷返乡兴办公益事业。曾春根也因此成为明溪知名的爱心侨商。

●梦想成真——南极,我终于来了
      “20多年过去了,随着年龄渐长,‘南极梦’似乎已成为一个遥不可及的梦了!”曾春根曾在空间日志里写道。
      但机遇总会眷顾追寻它的人。2013年9月,曾春根的手机收到建行明溪支行转来的一条短信,德迈国际旅行机构正诚邀有志之士赴南极探险。
      因为他是建行的VIP客户,建行与德迈有合作关系。只要身体条件许可,花费30万元左右就有可能成就南极梦。“我听到这个消息后,惊喜万分,忙下载资料、电话咨询,当即报名参加,当即签订合约。南极梦终于在此时清晰起来!”曾春根说。

来自香港的探险队员在南极迪塞申岛海边洗浴。因处火山口附近有地热,此处海水的温度在零度左右。

      拿到阿根廷签证后,曾春根兴奋激动了好多天,每天都沉浸在南极梦幻里。离出发时间还有一个月,他就开始做“功课”了,参加体检,锻炼身体,通读蔡景晖所著的《到南极》和亚丽克西斯·艾弗巴克所著的《南极》两本著作,对南极历史、地理、人文、气象、现状等有了一定的认识。
      当年12月31日,曾春根从上海登上飞往多哈的航班,再从多哈踏上途径巴西飞往阿根廷的飞机。与他同行的有来自全国各地18个探险爱好者、2个领队。团队中年纪最大是65岁的来自上海的台湾籍女教授,年纪最轻的25岁。经竞选,曾春根当选为中国团的秘书长。
      今年1月3日,曾春根等中国队友与来自世界12个国家的探险队员们在阿根廷最南最边远的乌斯怀亚(火地岛)登上“探险”号邮轮。
探险号上配备历史学、生物学、海洋学、冰川学、气象学等10名不同专业科学家。每次向下一站出发之前,全部120名探险队员必须在会议室听取科学家们的讲座,以增进对海洋和南极的了解。


探险号邮轮在西风带上破浪前行

      在海上航行中,队员们经历了一次次生命极限的考验。大海的喜怒无常,至今让他心有余悸。他说,在太平洋、大西洋交汇处遇上大风暴,掀起6~8米的浪头,邮轮倾斜达30度,队员们只能呆在舱内,用绷带将身体牢牢地系在床沿上或趴在地板上,否则,剧烈震荡非把人抛出舱外或磕得个鼻青脸肿不可。
从探险号启航到返航共26天,其中在海上航行就达18天19夜。除了颠簸震荡外,始料未及的是严重的晕船。
      “启航时,海湾里风平浪静,我身心异常轻松。我以前从不晕车晕船,可驶入大西洋后,风浪越来越大,我竟然晕船了,站立不稳、头重脚轻。赶紧躺在床上用双手紧紧抓住床沿。随即全身冷汗淋漓,满脑袋都是黑浪翻卷,感觉天旋地转,然后肠胃翻江倒海,吐得五脏六腑都要暴裂倒将出来,鼻涕眼泪也大把大把地流下来……当时觉得自己肯定活不了了!”说起晕船,曾春根记忆犹新,“后来才知道,我竟然晕了28小时,其中晕厥8小时!真是经历了人间地狱!”

                                             
      幸好邮轮上有良好的医疗救助设施,加上队友为他及时贴上晕车耳贴,喂他吃晕车药,并让工作人员送来热汤面,才让他转危为安!
      1月16日,探险号乘风破浪终于驶入南极西尔瓦湾,队员们乘冲锋舟登上南极圣三岛。
      当曾春根登岸的那一刻,所有的艰难困苦都觉得微不足道了。他不禁振臂高呼——南极,我终于来了!


●成为首批登上长城站的游客
      探险18天,先后登陆福克兰群岛、南乔治亚岛、海象岛、南设得兰群岛和南极半岛,壮丽而神奇的南大西洋和南极大陆给曾春根留下了深刻印象。他说,在南极感受最深的是“四个最”。
      最富挑战性的是攀登冰山。在南极登冰川、翻越冰山对个人的身体素质和登山经验有一定要求,由探险专家陪同沿绳索登上高处,必须经受得住极度的严寒,同时还要预防冰川的突然断裂和随时掉入冰窟的危险。


      最刺激的是雪地上露营。队员们自己搭帐篷,然后钻进睡袋,听着风声,在南极大陆的怀抱中酣然入睡,在沐浴极地的晨光中醒来。
      最能净化灵魂的是可以接近大块浮冰,近距离感受纯净和晶莹剔透的蓝色,特别是亲近企鹅、海豹、鲸鱼……用心灵来感受这远离尘世的清纯世界!
      曾春根说,位于大西洋上的南乔治亚岛是企鹅的天堂,聚集着巴布亚、麦哲伦、国王及石岩等多种企鹅。登岛前大家全身进行了一次彻底消毒,远远地就能听到企鹅的鸣叫。一上岸立即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企鹅密密麻麻地聚集在海滩上,场面十分壮观。领队说,这里的企鹅有100多万只,海豹、海象也不少。


企鹅总是成双成对,互为终身伴侣。一旦一方外出捕食,另一方总会不离不弃地孤守。

       “以前只是在电视中看过企鹅,感觉它们呆头呆脑的,这次终于有机会近距离地观察它们,出乎意料地发现企鹅捕食的敏捷,他们伟大的母爱和对爱情的忠贞。这些精灵们真的很可爱!要不是国际公约有规定人与企鹅必须保持在5米开外距离,我们还真想抱抱企鹅,与它们来个零距离接触。”曾春根说。
而最激动人心的,是作为中国人登上长城科考站的那一刻!

中国南极长城站上竖有一块公里牌,写有至乌鲁木齐、武汉、成都、长沙、厦门等地距离,其中至将乐县16051.46KM

      长城科考站,是中国在南极建立的第一个科学考察站,位于西南极洲南设得兰群岛的乔治王岛。探险号邮轮正好途径附近海域,队员们当然想到长城站看看。作为中国团的秘书长,曾春根租用了邮轮的海事卫星电话与长城站负责人联系。
      据悉,此前并没有游客登陆长城站的先例。曾春根与队员们的期盼让长城站的工作人员备受感动,他们请示上级后,得到的答复是获准中国人登陆长城站。
“可当时邮轮上有100多名队员和工作人员,中国人只有20名。如果只让中国队员登陆,其他上百号人就得在邮轮上等候七八个小时。”曾春根说,他抱着试试的心理跟船长说了这事。当船长向全体人员说明此事后,没想到外国探险爱好者一致同意,表示愿意等候。“真是让人感动,这些外国队员很有绅士风度。”
1月18日,20名中国队员乘上冲锋舟驶向长城站。登上长城站的那一刻,队员们望着高高飘扬的五星红旗激动得哭了,并且不约而同地高喊:“长城站!我们爱你!中国,我们爱你!”
      长城站工作人员热情地接待了他们,并带领大家参观了部分观测室,与他们合影留念。
      1月21日,探险号穿过德雷克海峡,回到阿根廷的乌斯怀亚港口,结束了南极的寻梦探险之旅。

●还想到北极探险
      这次探险中有一位中国队员在南极的一处小火山捡了2粒石子私藏起来,想带回来做个纪念,但在登船时被仪器探测到了,受到了警告,按要求把小石子送回了岛上原处。
      在邮轮驶离南极大陆半小时后,一位俄罗斯队员发现房卡不见了。12名探险专家陪同那一名队员立即乘上冲锋舟回岛,在那岛上共同寻找了两个多小时,直到找着了房卡,他们才撤离。“并不是房卡有多重要,队员为的是保护南极的环境,践行团队的环保口号。”曾春根说。
      “到南极既是考验人生,挑战生命,又是环保的实践,接受了环保的教育。”这是曾春根梦圆南极,参加南极探险回来后的最深刻体会。他说,我们人类应该与地球上的生物平等友好相处,破坏环境不仅是破坏人类的家园,也是破坏地球上一切生命的家园,人类没有这个权利!
      “我还想到北极去探险。”曾春根说,目前他已与相关探险机构联系,争取今年七八月份能前往北极,再次去远离人类的地方挑战生命,感受纯净,涤荡心灵。
      “有了梦想,然后永不止步地去追寻,梦想就一定能实现。”这位坚强而爽朗的明溪汉子说。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返回顶部